拿掉顏色檢視視覺設計

多家電視台拿掉顏色後的選舉開票畫面

每當投票結束,總有許多選民會守在電視機前等待開票。以前,我通常會先瀏覽各家電視台的開票畫面,再選擇重要資訊看起來最清楚的一台來觀看,不過2020總統大選開票前,我發現公視將多家電視台的畫面整合在一個「開票直播平台」上,讓觀眾想選哪一家看就立刻可以點開,比起之前需要一台一台切換,好像省了不少時間。

而當各家電視台的畫面擺在一起,也讓人注意到各台之間排版、圖示與呈現手法的差異。究竟開票畫面的設計要怎麼做,才能讓有不同需求的選民都能順利觀看、理解呢?讓我們一起來看看。

掌握資訊的重要性與易讀性

當所有電視台的開票畫面放在一起,就能發現:有些畫面的重要資訊一目瞭然,有些卻較為複雜,需要花一些時間找到重點。

當然,開票畫面要呈現的資訊很多,不可能一次包山包海,而觀眾也可能分布在不同的年齡層,有不同視力與不同資訊需求,因此,設計者需要做的,就是盡可能呈現出大家都重視的重要資訊、用清晰的方式呈現,而刪除掉不必要的訊息。

所有畫面排在一起,很容易看出哪些畫面的資訊較清楚。

例如,總統開票結果通常比區域立委受到更多選民關注,所以必須放在視線的最佳位置,也就是左上角,所佔畫面的比例與文字大小也需要大一些。在進行區域立委或政黨票數探討、或播放其他現場畫面時,也可做畫面更動或縮放,不過要注意過多的更動會形成視覺干擾的負荷,對於民眾獲取資訊是不方便的。又如,總統副總統候選人的號次雖然重要,但絕大多數選民都知道,真的要寫出來,也只需寫上數字即可,不用連「號次」兩字都寫出來。

另外,顏色與圖像若運用得當,有助於快速接收與判讀資訊,例如使用候選人政黨的黨徽或色彩,可以代替政黨資訊,不用另外把政黨名稱寫出來;但這麼做也要適可而止,太多、太雜亂的顏色圖案,反而會造成反效果。至於政黨色彩該用在色塊、票數還是人名等文字上?可能帶來不同的感受,但色塊的易讀性還是比較高。而總統副總統候選人搭配照片,也比起只使用人名為佳,這樣就算不懂中文或者對文字辨識有困難的人也能看懂。

以灰階呈現,確認對比是否夠強烈

在通用設計上,只要文字或背景有色彩,就要注意對比是否夠強烈,特別是充斥複雜資訊與運用多種顏色的畫面,缺乏對比的情況可能會讓色盲、色弱者難以辨別。而最容易掌握對比是否夠清晰的方式,就是將畫面先調成灰階試試看。我們會發現,當得票數字用政黨色彩呈現時,在白底上就沒有使用黑字來得對比清晰。

透過灰階色彩處理後,可掌握對比強度與色盲患者的需要。

當然,有些顏色是無法改變的,如政黨或企業等組織的識別色彩,電視台不可能隨意調整。但這些色彩上的文字顏色,或是這些色彩呈現的大小、形狀與位置,都是可以巧妙設計的。例如不把得票數放在色塊上,而是在旁邊以白底黑字呈現資訊,或是將色彩用在框線上等等,都是可行的作法。

另外,整體設計是否夠簡潔,也能透過灰階畫面檢視。如果在灰階畫面上已經顯得凌亂,一旦恢復色彩後,情況只會更糟。除去色彩後,由於少了鮮艷顏色的干擾,自然能關注到一些細節設計,如形狀、字體大小與粗細、資訊區塊的位置編排等是否恰當,有沒有干擾到重要資訊的易讀性等等。

如同台灣每次的重要選舉,各界總是呼籲選民「不看顏色,選賢與能」。在進行複雜的視覺設計時,或許也可以先「除去色彩」,確認整體設計與資訊呈現是否都能看得清楚。

原始來源:天下獨立評論 余虹儀專欄 「「不看色彩、只看本質」──拿掉顏色以後的開票畫面長怎樣?

此文正式取得「獨立評論@天下」授權刊登

相關閱讀:〈視覺障礙的種類與困擾〉、〈門牌設計的通用設計考量〉、〈路標設計與登山教育

路標設計與登山教育

路標設計與登山教育

台灣是一個多山國家。除了高山多,還有不少郊山與步道,不只台灣山友或民眾會去,還有很多外國人會慕名前來,一覽台灣的山林風景。因此,登山步道的指標設計一定要考量通用設計,不能只有台灣人看得懂,也要讓外國人一眼就明瞭,以避免走錯方向,增加登山的風險。

雪霸國家公園的路標設置非常清楚,且有英文。

路標和說明牌屬性不同

在分享登山步道指標的通用設計考量之前,必須先讓大眾有個認知:路標和說明牌的屬性是不同的。所謂的路標就是指引方向和目的地的指標,而說明牌則是單純的資訊介紹,例如動植物相關知識的介紹、登山步道的概況和登山注意事項的說明等等。因此,兩者的設置重點很不一樣。路標必須簡單、易視、易懂,明確地指出目的地的正確方向,且在稍遠處就能看清楚;而說明牌就可以容納較多資訊,並接受近觀才能獲取資訊。

用照片與實景的相對位置來介紹山頭,多數人都能輕易理解。

在大自然中的指標應考量環境

設在大自然中的指標,要考量的不僅僅是安全的指引正確方向和提供清楚資訊,還必須考量環境的狀況。在戶外,免不了風吹日曬雨淋,堅固耐用的材質是非常重要的。另外,為避免影響生態環境,也要考慮使用的材質是否會產生危害自然的成分,並在維持路標功能之餘,選擇與自然環境較和諧的設計。

因此,多數登山步道的路標會選用堅固耐用的木材或金屬,為避免磨損太快,也會採用刻文方式來呈現路標上的文字。

雪霸國家公園使用木頭搭配鐵片作為生態植物的說明牌。
為避免磨損太快,步道路標常會採用刻字呈現。

愛護生態環境是基礎教育

在大自然的環境中,有些設計會讓人感到突兀,似乎與這片山林格格不入,例如一些危險的警語標示。當然,主管單位可能也很不願意這麼設置,這跟大眾是否都有愛護山林環境的觀念有關,如果大眾都有正確的認知,不會做出危害山林環境的事情或行為,或許這些突兀的標示不僅不需要做得比重要的路標還大、還醒目,甚至可以不用設置。

象山步道的警語標示比路標還醒目。

登山教育刻不容緩

登山或健行絕對不能只仰賴步道上的路標,出發前必須對所走的路線有一定的掌握,帶上地圖、指南針等工具,現今科技進步,還可以使用手機中的GPS路線輔助。另外,一些登山的基本知識與觀念也應具備。例如,下山的人與上山的人交會時,應禮讓上山的人先行,還有不餵食野生動物、垃圾應自行帶下山等生態保育與無痕山林的行為。越來越多人親近大自然、認識台灣山林與生態環境是件好事,但登山教育必須要跟上,才能讓大自然生生不息,永遠美麗。

原始來源:天下獨立評論 余虹儀專欄 「發展山林觀光前,我們的路標設計好了嗎?

此文正式取得「獨立評論@天下」授權刊登

視覺障礙的種類與困擾

一個互動設計的介面搭配螢幕,可以模擬白內障、青光眼、飛蚊症和黃斑部病變視覺障礙所看到的畫面

2019年中秋節的前一晚,在打羽毛球的過程中,不小心被夥伴的球拍打到右眼。歷經了漫長的急診等候及處理過程,確定沒有傷到視力,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然而,在前往醫院途中,或在急診室外候診時,我真真實實體驗到了視障者的不便。

因受傷暫時拿下隱形眼鏡的我,一眼近視700多度,另一眼因腫脹而幾乎睜不開,即使有人攙扶,前方也都沒有任何人、物品或障礙阻擋,我也發現自己不太能放心前進。平時走路算快的我不得不小心翼翼的緩步向前,似乎一切習以為常的生活,都變成了慢動作。

你知道嗎?兩眼視差超過200度,就會影響生活

受傷第二天,右眼已經可以微微張開了,但主要還是仰賴戴上隱形眼鏡的左眼在看東西。很明顯可以感覺到,自己對距離感的掌握變得比較不精準,很容易撞到房中的桌椅、電風扇;也發現兩眼視差太大,不論看近看遠,都有些許模糊感,對焦需要多費點神。

眼科醫生表示,兩眼視差只要超過200度,就會影響生活了!受過傷的眼睛也較容易產生飛蚊症、青光眼等病變,需要定期追蹤檢查,平時還要多留意看東西是否有模糊或產生黑影等現象,一有異狀應立即就醫。

視覺設計該考量的各種觀看情況

在進行視覺設計時,設計者想像的主要觀看者,大多是一般視力正常的人。然而,有視覺障礙的人其實不在少數。

近視和老花,某程度都算是視覺障礙,只是可以透過眼鏡矯正;但白內障、飛蚊症、黃斑部病變、青光眼、色盲和色弱等障礙,則較難單純透過輔助改善。很多人對於視覺障礙者眼中看到的世界不太了解,也難以想像,為了讓更多民眾能認識不同的視覺障礙,2014年台北設計城市展的通用設計展區曾設計一個互動裝置,可調整螢幕上的文字大小與背景顏色的對比,也能選擇不同視覺障礙進行模擬畫面。

台北設計城市展通用設計展區的視覺互動裝置,希望讓參觀民眾關注更多視覺障礙者的視覺設計需要。

由於現代人長時間觀看電視、電腦與手機螢幕等3C產品,不僅近視孩童和高度近視人口的比例越來越高,白內障患者的人數也快速增加,眼睛病變患者的年齡層更是逐漸下降。預防甚於治療,除了避免用眼過度,定期檢查眼睛之外,對於各種視覺障礙也要有基本的認識。

不同視障者的不同需求

很多人少有與視障者相處的經驗,對於如何和視障者相處,要注意哪些事,常常一知半解。

在引導視障者時,協助者應伸出手臂供他們扶握,而非抓或推他們。如遇見導盲犬或服務犬,除非被賦予權限,否則也應避免與狗狗互動。另外,青光眼患者是周邊視野被遮蔽、看不清楚,與他們對話時要避免站在兩側;黃斑部病變患者則是中心視野被遮蔽,與他們對話應避免站在正前方。

最左邊螢幕呈現的是模擬黃斑部病變患者所看到的畫面。

總之,不是只有全盲的人才是視障者,各式各樣的視覺病變也都需要不同的協助。藉由通用設計考量到不同群體的需求,也能使更多人在社會上便利生活。

原始來源:天下獨立評論 余虹儀專欄 「視障者不是只有盲人!從一次受傷,體會到通用設計的重要

此文正式取得「獨立評論@天下」授權刊登

相關閱讀:〈考量視障者行走的安全〉、〈視覺以外的感官洞察力〉、〈五感減一洞察訓練

門牌設計的通用設計考量

台灣的門牌

新北市新的門牌設計(2019年3月底)引發了廣大討論,重點不外乎:新的門牌設計樣式美感欠佳,且功能不如現有的門牌。美感的部分也許各方看法不一,但新門牌的「功能」很明顯存在了不少使用上的問題。

其實,從社會需求的角度看來,門牌的設計應該導入「通用設計」,考量到所有使用族群的觀看能力與使用需求。

在馬路上即能觀看清楚,是門牌設計的一大重點。

先釐清門牌設計的使用族群

提到門牌的使用族群,大家很自然地就會先想到郵差。郵差確實經常需要依門牌投遞信件,但郵差通常都有固定送信的區域,做久了便會很熟悉該區的地址與住家。反而是不太熟悉、初來乍到的訪客,很仰賴查看門牌。

而任何人在觀看門牌的時候,不是在交通工具上(比如坐在車內),就是走在路上。像是計程車司機、汽機車駕駛、搭公車或走在人行道的民眾等。因此,能在馬路上就看清楚,將是門牌設計的一大重點。

文字大小和顏色對比是基本考量

門牌屬於說明性標示,文字資訊不宜過多,文字大小也不能過小,同時,必須將觀看距離納入考量。根據日本國土交通省公共交通機關旅客設施順暢移動整備方針,若觀看距離為4~5公尺內,建議字體高度應大於20mm,而門牌便是屬於這樣的觀看距離。

此外,字體的選擇應避免使用筆畫較細的明體,在觀看時才不會產生筆畫斷掉而無法辨識的狀況。當然,直接使用通用設計的字體,就可避免上述情況。

除了文字大小與觀看距離,說明性標示在進行色彩設計時,也應避免使用過多顏色,特別是多色混雜。另外,文字顏色和底色也需要考量色盲與色弱患者的辨識情況。例如不宜使用紅色文字和綠色底圖,會導致紅綠色盲難以辨識文字。最保險的用法是搭配白色,因為色盲與色弱患者皆能辨識白色,不論是何種顏色文字搭配白底,或是何種顏色底圖搭配白字,都可以看得清楚。同時,顏色對比也非常重要,文字和底圖兩個顏色的明度差應在5以上。

若呈現灰階,資訊仍可清楚辨識,對色盲和色弱患者就無影響。

透過視覺設計提供方向性

在台灣,門牌編號主要是採取馬路兩邊一側雙號、一側單號的排列。因此,看到第一個門牌號碼,便可知悉目標門牌在這排,或是到對面找尋。但在號碼變大或變小的方向性上,就要走一小段,看到兩個以上的門牌號碼才能確定。

為了讓汽車或機車駕駛可以看到第一個門牌,就確知目標門牌的方向,其實也可以在視覺上進行方向性的設計,提供箭頭或類似形式的圖示資訊,也能減少駕駛在路上找門牌產生停停走走,進而影響到交通的情況。

原始來源:天下獨立評論 余虹儀專欄 「好門牌,不用嗎?從「通用設計」的角度,給新北市門牌一些建議

此文正式取得「獨立評論@天下」授權刊登